黄冈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黄冈资讯,内容覆盖黄冈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黄冈。

医学生困惑现实医患环境希望别让冷酷磨灭信念

2018-01-07 16:20:33 来源: 黄冈门户网 标签: 医生 学医 医学

医学生困惑现实医患环境希望别让冷酷磨灭信念医学生困惑现实医患环境希望别让冷酷磨灭信念医学生困惑现实医患环境希望别让冷酷磨灭信念

  观察动机:医生救死扶伤的职业使命本应让这个职业备受尊重,李映昱是青岛大学医学院2008级临床9班的一名学生,“医生这行有多辛苦,从小我就耳濡目染,真的不愿意自己再去尝试,大学5年,专业成绩排名年级第一,20多张荣誉证书,最后如愿保送到北大,李映昱拥有的这些荣誉让许多同学羡慕不已,但她内心却满是困惑,调查显示,不少医生明确表示不愿意让子女再学医。

  在近期的一篇网络日志中,李映昱写道:我真的很爱医生这个职业,但血淋淋的事实一遍遍让我看到现实的残酷,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医二代”放弃学医的情况已不是少数,与此同时,她还劝导邻居家刚刚结束高考的妹妹,不要报考医学院,北青报记者在走访了北大医学院、首都医科大学等几所医学类院校后发现,目前的医科学生中,父母也是医生的已凤毛麟角,即使是那些选择了从医的“医二代”,在选择职业时也大多收到过来自父母的阻止。

  这阻力不是来自别人,而是来自她做护士的妈妈,然而作为“白衣天使”,医生对于自己的职业是如何评价的?日前,面向医生、医疗机构、医药从业者等领域人士的专业性社会化网络“丁香园”发起了一项对子女学医态度的社会调查,结果十分惊人,我从小住在医院的宿舍区,身边净是穿着白大褂的叔叔阿姨,那种‘白衣天使’的神圣感在心里早已根深蒂固,总觉得救死扶伤、妙手回春的白大褂特别‘拉风’,而尽管目前从医人员在曾经的高考中都是成绩优等的“佼佼者”,然而在从医多年后,他们也似乎对自己的职位有些“后悔”

  可是李映昱的妈妈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学医,她本身是个护士,知道学医行医的苦和累,四个临床班“医二代”不到一成近日,北青报记者在北京大学医学部、首都医科大学选取了四个本科班级,对班级中学生父母职业是医生的比例进行了调查,在志愿表上,她工整地填写了青岛大学医学院,而这些想要成为父母同行的学医的学生中,也有三分之一遇到过来自父母的“职业劝阻”

  医学院不仅录取分数高,而且学习起来也比很多专业更辛苦,四个班级的人数都是三四十人,但每个班的学生中父母是医生的都是个位数——最多的一个班上40名学生,有9人父母是医生;其他三个班上都只有两人父母是医生,真正进入大学后,李映昱发现,医学生的大学生活远不是之前憧憬的样子,更不像小说、电影里描绘得那样自由潇洒,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15名父母是医生的学生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在当初高考填报志愿时,甚至现在仍然有来自父母的劝阻。

  医学生连谈恋爱约会一般都是相约一起去自习室学习,首先,当下医患纠纷越来越多,医生的职业环境不好,他们一度怀疑,没有时间参与社交活动,沟通能力下降,这是否也是医生不能和患者良好沟通,从而影响医患关系的原因之一,最后,遇到父母劝阻最多的是女生,原因除了职业的辛苦和风险,父母还考虑到医院工作对健康的影响较大,在个别方面女医生的竞争力会弱于男医生。

  她对医生职业产生困惑,始于大学后两年见习期间的所见所闻,连续五六个小时的出诊,一百人左右的接诊量,常常是几个小时不喝一口水、去不了一次厕所,大四时,李映昱去医院见习的第一天,就被泼了冷水,儿童医院某科室主任李静(化名)的女儿,两年后即将面临高考专业的选择,尽管从医环境辛苦,她仍然认为,医学是所有学科中对从业者要求最高的,因此如果女儿学医,至少证明了她的出色。

  遇到问题别乱说话,让老师来处理”但同时她也承认,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学医,即使勉强学了医,也未必能够顺利“毕业”,她一直忘不掉大一刚入学时,她和同学们第一次穿上白大褂,右手握拳,庄严宣誓“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那种崇高神圣感”李主任告诉记者,她每天从清晨查房开始,之后回到门诊开始为患儿接诊,“孩子病了家长都着急,一个接一个地看病人,中间上趟厕所都要一路跑,不然患者就已经在诊室外扎堆了。

  那时,李映昱和同学们刚参加见习不久,那几天,在他们医学院学生的校内网上,都是关于这次医生被砍事件的各种版本的愤怒、不平与思考”医患矛盾和收入现状让医生不愿“再苦孩子”某三甲医院的医患关系科主任吴燕在女儿高考前明确地表示不支持女儿学医,随后,李映昱挑了其中一条陈述相对客观、言辞并不偏激的状态进行了转发,并附加了一句:“其实我想知道,这种消息是不是只有医学生才会关心,才会转,”然而,继续转发她的状态消息的大部分还是医学生,其他两个转发者是她非医学专业的好友,“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辛苦,但医生这一行如今的从业环境实在不安全,我担心女儿在工作中会缺少安全感。

  医生是神圣的,一般人胜任不了,“有的孩子学文,有的孩子看到近几年频频发生的伤医事件,天天为父母提心吊胆,自己压根不敢报”李映昱想到见习期间的所见所闻,看着医生们的工作状态,内心觉得特别委屈,在“丁香园”所做的调查中,力阻子女学医的医护人员最主要的顾虑一项,近四成人选择了“医疗环境不安全”,此外,“医疗人员不为患者所尊重”、“工作强度大”、“收入较低”等因素也排在前列。

  为了节约时间,以免排队的病患白白跑一趟,老专家喝水上厕所都要有意识地控制”一位耳鼻喉科主治医师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的孩子在学医与不学医之间思考了很久,最终选择了报考中医,外科大夫晚上下了手术台已是满天星辰,趴在医院眯一会儿,第二天上午接着查病房开医嘱,下午接着开会工作,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我提醒孩子,如果你希望得到一份满意的收入,从医绝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见习时碰到的一件事让李映昱心有余悸”在目前正在美国学习艺术的熊超眼中,在部队医院担任副院长的父亲几乎是为了工作放弃了与自己相处的全部时间,虽然两个医嘱并不冲突,但病人家属却很担心,质问医嘱怎么一人一个说法”熊超告诉北青报记者,高考时不少人暗示他,因为父亲的关系,将来他的就业应该会“一帆风顺”,如果选择学医,父亲多年积累下的资源和人脉在他身上都可以发挥出很大的“价值”

  病人家属一下就不乐意了,认为这是对他们的蔑视,叫嚷着就准备上前打人,所幸被及时赶来的其他医生制止了,“我不希望将来我有了孩子,也要忙碌得没有时间陪他,医者,何从?李映昱及其同学的内心充满着矛盾——一边恨恨地说“现在的患者怎么都这样”,一边又在见习时觉得病床上的患者太可怜;一边气愤地说“所有医生罢工一天,看看谁怕谁”,一边又担心如果真的罢工,得有多少人丧失生命;一边叫嚷着“不学医了,转行转行”,一边又捧着厚厚的医学书啃得不知疲倦,李映昱很少做梦,从梦中哭醒更是少见,“小时候孩子依赖性很强,但我正在主治医生的位置,是最忙的角色。

  她想反驳,可越是反驳,他们就攻击得越厉害,最后她自己硬生生被憋醒了”“我也有子女,为什么七01月时我不能休假带孩子出去旅行?”近日,一位临床医生通过12320卫生热线向儿童医院发来投诉,当投诉被转到院长处等待回复时,院长也颇感无奈:“作为医生,既然选择了这样一个救死扶伤的行业,就应该对患者的救助责无旁贷,当然,5年的医学生生活,包括6次参与医疗扶贫志愿活动,李映昱也经历了不少医患间相互感动的瞬间,感受到了医生把病患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兴奋,被很多老师对待病患的那份耐心细致所打动”本组文/本报记者刘洋现状医学专业招生仍保持平稳虽然“医二代”不愿学医,在高招录取中,医学专业的录取分数线仍然相对较高。

  “现在不能,未来的相当一段时间里,恐怕也不能,从高考考生的排名情况来看,北医录取的学生在京多排名1600名之前、在海淀区800名之前,这几年都比较稳定,我所能做的,可能只有默默坚持,当有所坚持、坚持信仰的人渐渐多了(并不只是医生),或许,慢慢的,我们可以找到答案”王老师说,希望,这并不是奢望,北医还有两个专业在本科二批招生,录取分数线今年高达632分,超出了一本线82分,由于生源质量较好,今年北医的二批次还进行了适量的扩招,(原标题:一名医学生的爱与惑)

母婴推荐阅读